3102

积分

1

好友

215

主题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发表于 2014-12-24 14:01:38 | 查看: 641| 回复: 0
  (世间二字,惟平安最珍贵。今天平安夜,愿这世间少些伤病、多些快乐。愿我的朋友们健康平安!
    看到楚天都市报深读周刊2个版面刊登的这篇文章时,泪流满面。感动爱心捐款已经达到50万元,希望越来越多的人关爱这家人。)

    楚天都市报副刊记者苏雄

    凄厉的惨叫声在那一刻划过整个菜市场,正在楼上的许登科用了全身力气冲到女儿身边。被严重烫伤的悦悦还在卤水里坐着……

    意外

    12月22日,是爱跳舞的4岁女孩悦悦在病床上的第22天。
    12月1日下午6点多,在仙桃市杨林尾镇家中帮奶奶拖地的悦悦不慎滑倒,跌入身旁刚刚煮开的卤水锅里,她的双腿、双手、背部落入滚烫的油水中。
    时间每一秒都是煎熬。等父亲许登科从家中二楼发疯般冲下来,在卤锅里将女儿拉出,被严重烫伤的小女孩躺在父亲的怀里,已经奄奄一息。
    这个原本幸福的一家被突如其来的意外击入谷底。
    22日,在武汉市第三医院烧伤科,《深读周刊》记者再次见到了这个孩子。悦悦被白色绷带包裹,在病床上安静地躺着,时而挥舞一下仅能活动的右手。此前两天记者看望她时,她也是这副俏皮的模样。
    这是个比大人想象中坚强得多的孩子。
    她的伤情,牵动一座小城。在仙桃,无数陌生人和悦悦的父母取得联系,爱心如同支流汇入江河,向病床上默默忍受灼烧痛苦的悦悦奔涌而来。
    悦悦的妈妈田慧感觉到,一家人的愿望和这个城市里无数的爱心渐渐融合:悦悦活下去,就是希望。

    噩梦

    在田慧的记忆里,1日那天有些小雨。下午,她和丈夫还在家门外的卤菜摊上忙碌,夫妻俩经营的这个名为“毛嘴卤鸡”的店就在他们家50米开外。家是二层小楼,一楼最里面的位置是厨房,摆放着几口用来卤菜的锅与煤炉,二层则是夫妻俩的卧室。
    悦悦那天穿着黑色的公主裙,她从幼儿园放学了,在市场里闲逛。市场里的大部分商户都认识她,“常在市场里玩耍,很逗人。”5点前后,悦悦从隔壁日用品店出来,店主刘女士还抱了一下她。
    悦悦是许登科在31岁时才有的独女。她出生前,许登科在仙桃城区帮人开货车。后来悦悦出生,他因为“太想女儿了”,就辞工回来,在家门口的菜市场里摆了一个卤菜摊,这是家里经济收入的所有来源。
    11月末,天气转冷,悦悦那几天的心愿是“想要一个暖手宝”。田慧答应女儿,“今天晚上带你去超市买。”
    下午6点前后,他们收拾好摊位,四口装有卤水的锅被搬到厨房。悦悦跟着爸爸妈妈来到厨房。为了保鲜,许登科将四锅卤水先后煮开,而后将其摆在厨房门口的地上。田慧当时对正在一楼玩耍的女儿说,“等着妈妈,我去放个东西就回来。”
    悦悦随后进入了厨房,奶奶正在洗碗池洗碗,4岁的她拿起拖把开始拖地。她一步一步向后退,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在逼近,一个直径约为50厘米的卤水锅就在小女孩的正后方放着。
    没有任何预兆,悦悦一脚踏到了卤水锅的边缘,整个人以后仰的姿势坐到了刚刚烧开的卤水中。油腻而滚烫的卤水浸透了她的公主裙,她的皮肤一瞬间被烫到颜色发白。
    凄厉的惨叫声在那一刻划过整个菜市场,正在楼上收拾的许登科用了全身力气冲到女儿身边。被严重烫伤的悦悦还在卤水里坐着……许登科已经顾不上滚烫的水可能灼伤他的双手了,他把女儿抱起来,疯了一样地撕她被卤水浸湿的衣服。悦悦靠在许登科怀里,“脸色白得像纸,嘴唇泛黄。”
    他们立刻向40公里外的城区赶去。大面积的烧伤让仙桃市人民医院的医生有些手足无措,医生们担心延误治疗,建议他们去武汉。晚上10点,一家三口狂奔到武汉,悦悦住进了第三医院烧伤科,许登科和妻子还没喘过气来,一纸病危通知书就送到了他们面前。
    田慧当时“心跳声在耳边砰砰地响,我那时候才意识到,女儿可能随时会离开我”。

       磨难

    记者第一次在病房看到悦悦时,她正侧着头,闭着眼睛睡着了。
    她的身体陷在悬浮床里,这种特制的床可以通过空气流动自动加热,预防孩子平躺时挤压背后的伤口。医院诊断,悦悦全身43%的面积重度烫伤,其中三度重度烫伤面积达20%。
    病危通知书下达的那天晚上,许登科眼睛都不敢离开女儿。悦悦当时几乎失去了意识,她握着妈妈的手,目光游离,偶尔说几句话,就是“妈妈,我疼”。
    手术要在2天的休克期结束后才能进行,在48小时内,只能独自面对灼伤的痛苦。这是她最危险的一段时间,她的双腿、背部、双臂的皮肤完全溃烂,溃烂可能引起发炎或感染,死神就会在感染之后悄悄降临。
    这是一家人最难熬的时刻。许登科的记忆里,那两天心里白茫茫一片。眼前是白色的床单与被褥,被白色绷带层层包裹起来的悦悦,小脸像纸一样苍白。
    夫妻俩害怕女儿有任何闪失。田慧陪在悦悦身边,她只要一走开,悦悦就会大哭。哭声反而让田慧安心,“悦悦还是有意识的”。
    所幸的是,两天后悦悦度过了休克期,面临第一次植皮手术。主治医生说,因为烫伤面积太大,伤口太重,手术存在很大风险。许登科要去交手术费,被医生劝住了,“等人从手术室里出来再说。”敏感的田慧一瞬间就意识到“女儿没准就出不来了”。
    此前,悦悦的头发被田慧梳成了很多小辫子,扎起来像个小公主。平时,说服悦悦去剪头发是最让田慧头疼的事儿,但手术那天,悦悦面对来剪头发的师傅,异常地安静。
    悦悦似乎知道自己正和死神进行一场斗争,她曾偷偷地问过田慧,“妈妈,这么多叔叔阿姨来看我,我是不是要死了?”田慧拥着女儿,“不会,你一定不会离开妈妈的。”
    这台由8个医生参与、进行了3个小时的手术异常成功。悦悦头部、腿部完好的皮肤被取下来,移植到已经溃烂的双臂上。悦悦从手术室出来后,田慧跑过去看女儿,还没彻底清醒的悦悦半睁着眼。田慧的眼泪一滴一滴滚落下来。
坚强

    12月5日,悦悦所在的幼儿园举办舞蹈比赛,本来应该是主力的她,缺席了。
    悦悦在从前酷爱跳舞,为此田慧给女儿买了不少公主裙,还在幼儿园里给女儿报了跳舞班。悦悦最新学会的舞蹈是《小苹果》,她从幼儿园学会后在田慧面前跳,田慧被女儿逗得“笑到肚子疼”。那时候,一家人吃完晚饭之后,悦悦总会自告奋勇地跳上一支舞,田慧看着女儿拉起裙角,扭动小屁股,转圈。
    此刻,病床上的悦悦还在等待她的第二台手术。在田慧眼里,“自从出事之后,孩子像是忽然长大了。”
    每次伤口特别疼的时候,悦悦会把脸扭向田慧的另一侧,闭着眼睛呜咽。记者无意用“坚强”二字来刻画这个才4岁的孩子,但田慧对她说过,坚强的孩子是最棒的,悦悦牢牢记住了妈妈的这句话。
    身上的创伤让悦悦无法安眠。有时候睡到半夜,悦悦忽然开始大吼“好烫,好烫,爸爸快抱我出来”。在一旁守着的许登科就抱住女儿的头,轻声安慰。
    病房里常有往来不断的人,他们大多是悦悦的关注者。悦悦时常会睁大眼睛观察这些叔叔阿姨们,平时喜欢说话的她,在这个时候往往只在病床上聆听。
    这间病房除了悬浮床之外,就只有一张小病床,白天的时候还有病友在这里住院。晚上,许登科就只能和田慧轮流着休息。他们一个人睡觉,另一个人就坐在悦悦的床边,紧紧盯着24小时不间断的吊瓶。
    悦悦现在唯一能做的动作类似“敬礼”,她的左手和双腿不能自由活动,唯一能动的是没有烧伤肩关节的右手。悦悦开心、烦恼或悲伤时,都会把裹满了纱布的右手举起来,覆盖在脸上。她喜欢看动画片,每天晚饭时会躺在床上看电视,只有在那时,她才表现出一个4岁孩子特有的童稚和天真。
    悦悦的舞蹈老师曹敏对她的舞姿印象深刻,她手机里存着一张悦悦的照片,是悦悦在跳完舞之后,似乎对自己的表现并不满意,对着镜头微微皱起了眉头。
    现在,跳舞已经是田慧刻意回避的话题了,她甚至不知道女儿什么时候能下地走路。这些天,她害怕女儿万一问“我以后还能跳舞吗”的时候,她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    希望

    直到昨日,悦悦才脱离危险期。
    14日晚上,悦悦再次发起了高烧,体温一度上升到了40℃。医生说是因为悦悦处于毒素回收期,所以会时常发烧、打寒颤。田慧从医院弄来冰块,敷在悦悦身上,睡梦中的她不停地喊“好冷”。
    田慧只能忍着眼泪将冰袋敷在女儿身上,悦悦的额头滚烫,肩膀却被冰块敷得发青。田慧摸着悦悦的额头,不停地低声劝慰“再坚持一下”。
    悦悦至少还要再等待4台手术,她需要等待头皮恢复之后,再次取下来,然后移植到大面积烫伤的其他部位。在此之前,每隔几天,悦悦就要换一次药,田慧要把缠在女儿身上的绷带解开,换好药再缠上新的绷带,一次要好几个小时。
    现在,许登科对女儿感到十分歉疚,从悦悦出生到现在,他只给女儿拍过寥寥几张照片,这些照片存在他的手机里,他偶尔会看着照片发呆,那上面的悦悦穿着羽绒裙,抱着玩偶,在对他微笑。
    他决定砸锅卖铁也要让女儿“恢复到之前的模样”。一家人的年收入只有两万元左右,在悦悦住院两周后,他们就花去了8万5千元。算上接下来的手术费和后期康复的费用,这笔总计60万元的开销,对这一家三口来说几乎是不可负担的巨款。汇聚而来的爱心捐款被许登科全部花费到女儿的治疗上,15日那天,为了接收一家企业的爱心捐款,许登科从医院回到杨林尾镇,办理接受捐款的各项手续。
    之前,只有高中文化的夫妻俩对于医学知识几乎一窍不通。而现在,田慧已经能准确地说出一长串充满生僻字的药物名称,并且能清楚地知道女儿在什么时间内,需要进行哪项治疗。为了女儿,他们在短短的两周里“成了半个医生”。

    暖流

    “救治悦悦”成为人们共同的心愿。截至昨日发稿,所有捐款已达到50万元。
    35岁的许登科平时在女儿面前话并不多,但这一次,他无数次抚摸着女儿的脸庞,轻声却无比坚定地告诉女儿,“你一定会好好活下来,我会救我的女儿。”
    这一月,关注烫伤女孩的消息成为仙桃市的热门话题之一。江汉热线的编辑柳落月最先发布这个消息,这个1988年出生的编辑看到悦悦照片的一瞬间,就被孩子的眼神打动了。她感觉到照片里的那个小女孩“张大着眼睛,看着你”。那时候开始,她决定要为仅有4岁的悦悦做点什么。
    柳落月没想到,帖子被顶上了首页,悬挂在头条下方。柳落月收到了大量的回复与私信,他们询问悦悦的伤情与进展。在同一时间,许登科被公布出去的手机号几乎被打爆,每个打电话来的人不约而同地告诉他,“悦悦一定会没事的。”
    整个杨林尾镇几乎都参与了“拯救烫伤女孩”的行动。这个地处洪湖与仙桃之间的小镇,涌动着满满的爱心。悦悦的爷爷在家门口专门竖立了一个红色的榜单,上面记载着很多他认识或不认识的人的捐款。有一位80多岁的钟爷爷专门从邻村坐车赶来,他并不认识悦悦,只是从儿子的口中得知了消息后,执意捐出了800元。
    带了悦悦两年多的幼儿园老师曹敏,总是会一遍又一遍告诉别人,为孩子尽点力,再尽点力,“孩子笑起来很好看,我们得留住这样的笑。”
    事发后,包括本报在内的湖北日报传媒集团多家媒体,先后刊发了悦悦的遭遇。本报记者在“腾讯公益”上发起为悦悦捐款的行动,捐款达到11万多元。
    为了让悦悦得到更多人的关爱,深读周刊征得许登科的同意,公开其手机号:13886980911;账号:中国邮政储蓄银行仙桃市支行6221505200030200945。

1.png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