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04

积分

0

好友

262

主题

金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5-2-26 10:35:40 | 查看: 1088| 回复: 1
本帖最后由 后天的太阳 于 2015-2-27 10:40 编辑

蒹葭苍苍傲然立
王永华
       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;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宛在水中央。
       我由作家出版社出版的古体诗集《蒹葭集》就取白于《诗经》的这几句诗。蒹葭,是芦苇的学名。芦苇,是我们江汉平原一种很普通的植物。很多年以前,我到****采风,和几个文友到柴山林看芦苇荡,那简直是浩浩荡荡,苍苍茫茫,一望无涯。就象雪片一样,纷纷扬扬,铺天盖地。更令人欣赏的是芦苇花轴上密生的白毛,宛如流动的白云变幻无穷。有许多当地的人,在那里捕蛇赶兔,捉鱼打鸟,甚至还有年轻人在密密麻麻的芦林里打情骂俏,多么富有诗情画意。据当地的老人介绍,用芦篾可以编成席子,其茎可以编席,也可以造纸,地下的茎可以入药。更神奇的是,用若干根芦竹管和一根吹气管装在木制的座子上,可以制成管乐器,吹奏出美妙的音乐。从那时候起,我对芦苇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:芦苇,虽然普通,平凡,但它具有强大的生命力。
      其实,我出版《蒹葭集》的初衷,是为了将这部诗集传给我的后人,让他们记住在王氏家族,竟然有一个著书立说的先人。从而激励后人奋发图强,光宗耀祖。没想到,这部诗集寄给了一些老师和文友后,却收获了一缕缕温馨和喜悦。
      201411月初,我的词集赠送出去后的第三天,第一个给我打电话的是一位叫危显的老人,他说看了我的《后记》流下了眼泪。一是为我勤奋写诗的精神所感动,二是为我的妻子曾德枝支持我创作而感动。第二个给我打电话的是仙源学校的校长武家仿先生,他说原来对我认识不足,看了我书对我有了全新的了解。他还记得我《后记》中最后的一句话:你的生路,就在你的绝境中!
     《仙桃日报》原总编熊泽民先生,给我发了条短信:“所读诗集选读部分,还是能发现精品的。我感到的是你拼搏不止的精神,为了文学梦舍弃一切的情怀。”熊先生看问题看得很准,一针见血地为我“把脉”。我的书有没有价值,有没有精品并不重要。我倒觉得我从文一生,最可贵的是有一种锲而不舍、不折不回的拼搏精神。我从14岁开始,拜当地一名叫周开泉的老先生学古体诗,掐指一算,已经是44年了。常言道,十年磨一剑。我是44年才磨了一剑。古人云,板凳要坐十年冷,而我坐了44年的冷板凳。由于长期的伏案写作,我坐成了痔疮,到医院割了两次。有时痔疮发了,鲜血浸染了内裤,也久坐不起,直到大脑缺氧,才搁笔休息。我曾说过,我的诗句句都是泪,行行都是血。因为我写诗写的很苦,都是在业余时间爬格子。早年我在小学教书,尔后又当营业员,后来办报办刊,也没有专门的时间进行创作,我多么羡慕那些专业作家啊。因为我肩上的担子挑得要比别人重千斤,我要养家糊口。我曾写过这样的诗句:“我是一家之主,我要起床了。”著名作家文浪先生对我这两句诗十分欣赏,他走到哪里,就把这两句诗宣传到哪里。他说,这几乎口语化的诗,道出了深刻的生活哲理。是的,作为一家之主,应该有责任担当,切莫不能浑浑噩噩、昏昏欲睡,因为你的全家老小都在等待你饭来张口噢!
   “兼葭集举,凤鸣声脆,翰墨潇潇颂,金鸡晓唱没孤鸿。浩然气,快哉风,荡尽闲愁知真痛,蝉蜕浮生识醉翁。今解天籁,莽莽凡尘托友朋,拱玉钟。华英未逝,落红炫目,妙品诗诗弄,参井悯天笑尊容。痴文弃,老当疯,草囊涤血瘦骨重,振词狂歌奏蜀桐。人间正道,引歌作萧吹宇韵,贳长虹”这首诗是一位叫王东升的诗友为我填的一首《古今吟》的词。看来,他对我的人生理解的很深透,他的“荡尽闲愁知真痛”的诗句渗透到了我的内心深处。正如我的乡友邓道平先生所说的“捧读诗书,蒹葭苍茫,做人赤实,为文张狂,内心强大,何惧风霜,思慕学友,梦回汉江。”别看我外表很懦弱,其实我是内心很强大的诗人。我从小就有远大的政治抱负,有一种“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”的忧患意识。我对范仲淹的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的名句刻骨铭心。记得我14岁时,就写了一篇《怎样当好生产队长》的政论文,狗胆包天的给生产队长看。19岁那年,我写了一篇《给沔阳县团委的十点建议》的文章,寄给了沔阳县团委负责人,阐述了我对做好共青团工作的见解与思考。1980年,我参加供销社J:作的第二年,我竟然跑到郑场镇镇委会,找到当时的书记和镇长,向他们提出我要从政的请求。他们说,你是不是国家干部。这一问,我哑口无言,败兴而回。这只能表明,我是一个有政治欲的人。我总想通过从政,来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。20078月,在党的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之际,我给中共中央写了《给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》的文章,在文章的最后,我这样写道:“最后,我想通过全体代表向中央转达我一个普通公民的心愿:我很贫穷,但我时刻牵挂着百姓的冷暖;我很渺小,但我时刻关注着祖国的命运;我很平凡,但我时刻准备着为民族赴汤蹈火……”
    没想到的是,我的《蒹葭集》的出版,使我收获了许多友谊和喜悦。仙桃电视台的邱德才先生将我的《蒹葭集》转给了他的朋友谭业祥,谭业祥先生又将我的词集转给了他的朋友谭先明。这俩个人一连几天给我发短信,赠贺诗。谭业祥先生在《赏王永华先生蒹葭集有感》一诗中,饱含深情地写道:拜赏王者古风集,白佛书斋令吾思。酎诗隽永慰先贤,流彩光华耀后世。妙笔随灵盖骚坛,舛命博身踞艺地。苦辣酸甜绘春秋。扉页心语佑铭志。谭先明先生在《拜读“蒹葭集”有感》的一诗中,这样写道:王者浩气贯诗坛,永承古风惠书山。华章万卷耀日月,蒹葭一集传江南。诗友刘新才为我激情赋诗《咏蒹葭》,发表在《江汉》杂志。知名作家达流先生看了我的词集后,称我是“仙桃诗坛的一面旗帜。”郭河二中的缪学文老诗行如流水,简直是“语言天才”。教育家郑功信先生,书画家杨泉源先生,女诗人付欣雨、诗词家戴铁川先生读了我的《蒹葭集》后,还给我送来了他们祝贺的字画条幅,我挂在书房天天欣赏,一种敬意油然而生。毛咀的彭冬梅女士看了我的词集后,专程来仙桃拜访我,还为我写了一首诗“不是名利的追逐者/你却引领文学爱好者/向知识的顶峰攀冲/你深藏不露/却表现男子汉威猛的雄风/你笑傲清平/不为物欲横流金钱所动/你坚持理想,执着未来,痛在心中/你忠于爱情琴瑟和谐子龙女凤/你佛心永存/乐助好施/百年善终……。后辈蒋志红得到我的词集后,表示今后也要学古体诗,还要我介绍她加入仙桃市诗词协会。北大荒文学馆将我的书特别收藏,馆长史凤彬与我通电话说,仙桃是一个出诗人的地方。王者家教的王伟宏校长听说我出书后,非要见我一面,并合影留念。这一份情意,再加一份温暖,为一个不小心步入诗坛的人,架起了救赎的梯子。此时此刻,我热泪盈眶。沉淀醇香,收藏梦想,任一缕缕阳光一寸寸潜入我的心底,友情翩翩而至。君子之交淡如水,从一缕茶香开始,再一次席卷了祖传的美德和善良。
   《蒹葭集》的出版,让我结识了新的老师,实乃二生有幸。湖北省作家协会程远斌副主席,称赞我的一些赠诗,寥寥儿句,就把一个人物刻画得栩栩如生。全球汉诗总会副会长、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何丹峰先生,称我的古体诗写的优秀,很有前途。咸宁市诗词学会《咸宁诗联》的编审钱生铭先生,给我寄来了“放笔抒怀吐艳葩”的一首贺词。北京《中华诗词》的丁国成、刘庆霖、武立胜二位老师,勉励我“更上一层楼”。北京《新国风》主编丁概然先生,还将他欣赏我的几首诗打印出来寄给我,称这是“动情之作”。省文联的资深编审胡克庆老师收到我的赠书后,也将他出版的《蹒跚·学步——祖孙合集》一书,回赠于我,并在书中扉页上为我题了两句话:养性莫若修身,至乐无如读书。武汉大学教授樊星老师给我发来贺电,祝我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。山东曲阜师范大学孔子文学院著名教授骆承烈老师,说有机会到仙桃一定与我见一面。从我们仙桃走到全国的著名作家楚良老师,收到我的词集后,一方面希望看到我的好诗,一方面又严厉地鞭鞑了我,他为我写了四句话:“蒹葭芦苇狄荒处,才是诗种发花时。欲向官场播文字,荒心荒性寸草芜。”我请书法家梁盛斌先生将这四句话抒写成条幅,挂在我的书房,以示鞭达警醒。在楚良老师的教诲下,我近来创作了一批关注民生,写最底层人物的诗词,我要为老百姓鼓与呼,要做时代最真实的记录人。
    乡情浓浓深似海,诗魂牵动游子心。我的词集也得到了家乡人的关注。在深圳工作的青年作家王钻清曾二次打电话给我,夸我的“亲情诗”堪称一绝。在省监察厅工作的马世永厅长,在省对外办工作的涂阳斌主任,在天门市公安局任局长的李培刚先生,都分别给我发来了短信,称“这是荆楚上空放飞的又一颗卫星”。中国作协会员,武汉知名作家周元镐先生赞扬我的政治抒情诗在全国堪称一绝,古体诗也写的叫绝,属“两栖诗人”。现在四川成都定居的近八十岁的朱一鸣老师,给我通电话说我的新诗、古体诗都写得很精美,真是难以想象。在武汉轮船公司工作的桂云先生,发来了《读王永华先生蒹葭集》的贺诗:“一吟蒹葭望故乡,浮云游子意茫茫。”我的郑场老乡,《湖北日报》社邹贤启社长收到我的词集后,给我发来短信:“祝贺王永华主席大作不断!欢迎到湖北日报作客!”这浓浓的乡情,从远方飘来,从云朵之上飘来,舒舒缓缓,柔柔和和,这纯粹的绿意让我找到了诗歌的家园。这一颗颗玲珑剔透的爱心,在春风中悄然开放成清雅的花朵。谁能理解那魂牵梦绕的向往?谁能读懂那亘古不变的心语?谁能真正品出诗人心中那一缕馨香?是你们啊,我的父老乡亲!
   “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”这是唐代诗人孟郊在他的《游子吟》诗里写的两句话,我要借古人的诗意,感谢文浪先生在《作家报》撰写《孤独与梦想——诗人王永华琐记》的介绍文章,中国当代诗人小草为我写书讯,作家程志峰为我写书评,记者简希刚为我写报道。感谢周元镐老。还有王永、郑章国、崔世雄、胡幸福、龚汉林、郑经伟、周元璜、郑章雄、胡少彬、黄凤超、陈启凯等领导和朋友,为我热心售书,他们说“再也不能让诗人饿着肚子写诗。”这感人的话语,如家乡的溪水静静地流动,又如悠扬的船歌从天边缓缓飘来。我就象一叶芦花在摇曳的春风中,绽放出幸福的笑容,与远处明亮的天光融合在一起,我完全地融入到了友情的怀抱之中,感到了一丝丝的温暖。
    一路凄风苦雨,一路幽寂清冷,一路奋力前行。不管岁月如何变幻,都改变不了我对真理的追求,以及追求中的煎熬与抗争。有的人劝我平平坦坦过一生,我只是淡淡地一笑。为荣誉而奋斗——这就是我的人生观。作为一个男人,应该顶天立地,求功名,图奉献,创业绩。
    如果都想过平坦的日子,蹉跎岁月,不思进取,一生无成,那么人类就不会进步,社会就不会发展,宇宙就不会进化。
2015年新岁到来之际,我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了一首《平淡不是真》的诗:“淡淡平平不是真,男儿就要争功名。纵然失败也悲壮,留得精神昭后人。”我是有心脑血管病的人,随时都有猝死的可能,但我死而无憾。因为我死了,我写的文字还活着。感谢诗歌,给了我永恒的生命!

597

积分

0

好友

28

主题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发表于 5 天前

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