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92

积分

0

好友

12

主题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[复州文苑] 苦瓜子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6-12-21 22:57:43 | 查看: 673| 回复: 9


苦瓜子
对于一个人来说,35年——着实算一个漫长的时间概念——那可是半辈子。无论走过多少地方,见过多少人,可还是无法阻挡我对那个地方的冥想和牵挂。究竟我在那个地方生活过五年。
我们家逃离般离开了这个地方,离开时妈妈因难以割舍而泪流满面,还遭到爸爸一通责骂。我可不管那些曲曲弯弯,至于在哪里生活都是一个样。到了新的地方,父母们忙着自己的事,我也很快找到了新玩伴,过去的事,过去的人马上忘得一干二净。
曾经的老家人多地少,土地贫瘠,养不活人,父亲携家带口到了这个新开辟的地方——联合垸。这里是东荆河滩地,护堤低矮,一遇大水便淹,可这里地广土肥,工价还高,又没有繁重的水利任务。人们蜂拥而至,好像这里的土地能刨得出金疙瘩似的。我家也在浩荡的搬迁队伍之中。76年搬来,81年就匆匆搬离了,今年是2016年,眨眼35年过去了,心中忽然对它生出一些莫名的挂念来,直想再看看它现在的模样。
到达时已是晌午时分。阳光明媚,而四周却是死一般的寂静,静得叫人惆怅。
一溜小村庄只剩些破败不堪的房子——毛坯房——没经粉刷的外墙,由各色不同年份的砖块垒砌而成,一目了然。没有大门,没有窗户,看样子是搬迁后被拆走了。地上的碎砖绵延开来,被茂密的野草所覆没,废弃的房子被疯狂的藤蔓五花大绑,奄奄一息,藤蔓也显得精疲力尽,微风中抖动着黄叶。我家搬离得早,房基已变成了一片抛了荒的菜地。房舍前原有的禾场和那铺着煤渣的小路,弥漫着泛滥的野草,很难找到一条爽劲的道来。远处高高的水塔覆上一层铅灰色外衣,似乎历经千年风雨的洗礼,颇显古旧。
我问随同的陈伯:如何变成了这幅模样?陈伯是唯一没搬走的住户。他无可奈何地摇摇头,叹了口气,告诉我:自从你们家搬走后,连续几年淹水,村民们生存都难以为继;政府连年防洪,连年救灾,不堪重负。最终决定96年整体搬迁,村民四散而去,各寻出路。能搬走的都搬走了,搬不动的就留了下来。留下这稀稀落落的几间破房子,还有一地的破砖碎瓦。
我的心中忽然生出一些悲悯来。人们曾经潮水一般涌来,又如退潮一样离去,洪水让那些脱贫致富的梦想竟成一枕黄粱。不觉索然兴尽,后悔此行的多余。为何不将过去的那份五彩斑斓的美好记忆永远珍藏,而何苦翻开它落魄的一页。不免潸然泪下。
我一如我的父母,最终选择逃离。穿越没膝的茅草,永远永远地远离这让我魂牵梦绕的“鬼地方”。
咔嚓——咔嚓——两声脆响。低头看时,才知踩破了两只苦瓜。苦瓜,乃荒地野径之物,缺少瓜果、零食和玩具的年代,实属不可多得。
我家搬来时,周边还有大面积未开垦的茅草、芦苇地——我们称其为柴山。那时的柴山里东西可真多,野兔、野鸡、野鸭、芹菜、蓠蒿、柴笋,还有鲜嫩可口的莲蒿须**应有尽有。每逢周末,到柴山找寻野菜那是我们一项功课。野菜既可自家食用,也可换些零花钱贴补家用。
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的要数苦瓜。苦瓜外形酷似西瓜,可大小不止小了西瓜百十倍,可当玩具,亦可食用。苦瓜个小、溜圆,我们叫它“苦瓜子”。见到一丛苦瓜,切不可声张,否则,哄抢将不可避免,甚至连苦瓜滕都被抢得不剩。
记得“苦瓜”那时是我最好的朋友。他是个身上长有一层永远洗不尽、褪不掉的黑色蛇皮(后来才知那是先天性鱼鲮病)的小男孩。头发曲曲的,一张洗不净的惨白的脸。鼻子里总有流不断的鼻涕,老不通气,说话瓮声瓮气,难以听明白。为何叫他“苦瓜”,我无从考证,也跟着叫,反正觉得很顺溜。很多人嫌“苦瓜”长相丑陋,加之一身蛇皮状皮肤,生怕被传染。他没有朋友,至少我们家搬来时是这样。
“苦瓜”有个姐,比他长一岁,和我同龄。我小时精瘦,个小,头脑确灵光。他姐可真算个小美人。漆黑的眼仁儿,水汪汪的,像新鲜葡萄一样,双唇如樱桃,牙齿洁白如玉,走起路来轻快得有如矫健的小鹿。为了接近他姐,我和“苦瓜”做了朋友。“苦瓜”对我这唯一的朋友十分珍惜。可他姐理都不愿意理我。想起来真好笑,那么小就**难怪小朋友调笑我“小流氓!光长心,不长个?”无论怎样,“苦瓜”成了我最要好的朋友。
寻找苦瓜,挑选苦瓜,把玩苦瓜都是“苦瓜”的拿手好戏。他虽比我小,但经验不知比我丰富到哪里去。记得第一次我找到苦瓜,一口咬下去,苦得我直伸舌头,又苦又涩,难受得我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。一旁的“苦瓜”笑得直拍巴掌,腰都撑不直。他教我青皮的必定很苦,要等到苦瓜表皮变黄、发软才可以吃。
穷困并没有埋没孩子们天真浪漫的天性。记得那时候我们所住的村庄周围萤火虫特多。夏季的夜晚,拿了蒲扇追逐、拍打萤火虫,等萤火虫落地,然后将萤火虫装入透明的玻璃瓶子里,挂在床头当灯使。这也是“苦瓜”教我的。萤火虫飞起来速度不快,飞得也不高,逮起来很方便。一次,我只知道仰着头一味的追赶,扑倒在一堆烂砖堆里,磕断了门牙,我的断门牙就是那时留下的纪念。不出几天,萤火虫就死在瓶子里,瓶里的光亮便暗淡下来,不过又会有新的萤火虫冤死在瓶内,我哪管得了那些。
那个时候,糖果、糕点可真是稀罕物。只有客人到家,方能见到平时难得一见的零食,糖果居多,除自家儿孩子能享用外,邻里孩子也会沾些光。每逢这个时候就会有些嘴馋的邻家孩子倚靠着门框,巴望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八仙桌上的各式新奇的糕点和糖果。随后,一阵扰攘,欠食的孩子被拎着耳朵回了家,还传来“叫你馋嘴,叫你馋嘴”的叫骂声。客人家连忙追出来赏上孩子两颗糖果。“苦瓜”一般不会这样,如果我家来了客人,他定会拿来一大堆纯天然的土玩具在我家墙角处摩蹭,不断在我面前摆弄着他那些土玩意儿。顺理成章,“苦瓜”尝到了甘甜可口的糖果,我也得到“苦瓜”的玩具玩上一两天的权利。
我上初一那年住校,有个周末回家,“苦瓜”家自留地里添了一座新坟。我不敢相信,深识水性的“苦瓜”溺水身亡,听说尸体捞起来的时候,还见脖颈处有一道青紫色勒痕,真不敢想**。一条活鲜鲜的生命就这样没了。后听说“苦瓜”妈找算命先生算了一命,原来“苦瓜”命里只有10年阳寿,应该是命尽了,怪不得别人。后来这事无人追究,不了了之。我只是萎靡了一阵子,重又交上了新朋友。但在我心里还是存下些对“苦瓜”的惭愧和感念。
据陈伯伯讲,明年春上,政府开始平整土地,我家所居住的村庄将会夷为平地。高高的围堤,小小的池塘、沟壑,甚至台基地,还有“苦瓜”那低矮的坟茔,还有我那童年模糊的梦将会被一并埋葬。
临走,我尽情地把这一袭破败拍下来,当我心灵饥渴之时,回望早已成为过往的点点滴滴,可以得到些许慰籍。我庆幸我来的正是时候。来晚了,那或喜或悲或怨或恨的童年将被那呆笨的推土机在轰鸣中彻底毁坏。
我还会再回来吗?我的第二故乡!



二〇一六年十一月十八日


4万

积分

16

好友

718

主题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发表于 2016-12-22 20:20:15
欢迎刘老师入驻侃沔阳!

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

4万

积分

16

好友

718

主题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发表于 2016-12-22 20:34:08
作者把对故乡的依恋,对儿时的怀念,表现的淋漓尽致。欣赏学习了,亮起来阅读!

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

4万

积分

16

好友

718

主题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发表于 2016-12-22 20:34:31
作者把对故乡的依恋,对儿时的怀念,表现的淋漓尽致。欣赏学习了,亮起来阅读!

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

3771

积分

10

好友

137

主题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发表于 2016-12-22 21:00:37
不曾忘却的记忆,令人难忘的岁月!!!
令人感慨唏嘘!!!

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

492

积分

0

好友

12

主题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发表于 2016-12-22 23:26:00
莫言说,谁都有童年,童年的故乡是文学的真正发源地。

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

4万

积分

0

好友

2127

主题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发表于 2016-12-23 10:28:09
从古到今,多少文人墨客,似乎都在打着同样一个妄语:“月是故乡明”。普天之下,一轮明月,本无差别,偏要说故乡的月亮明,可见是融入了个人主观的情感。这种心理上的定势是缘于故乡有“情结”在,特殊的“情结”也一定会演绎出特殊的情怀。

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

9140

积分

0

好友

341

主题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发表于 2016-12-25 19:40:02
好文采!欣赏!

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

492

积分

0

好友

12

主题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发表于 2016-12-26 18:57:43
别夸奖了,我的脸都红了。

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

492

积分

0

好友

12

主题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发表于 2016-12-26 23:39:44
过奖了。

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