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万

积分

4

好友

1496

主题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发表于 2019-7-9 14:08:07 | 查看: 702| 回复: 0

心底的珍藏

作者 陶冶


       几日的春风暖阳,桃李迎春率先扮靓了春天,当苦菜花绽开时郊野已生出养眼的绿意。像是就在昨天,人们在年复一年地春种秋藏中期盼着明天,而今天又在叹那美韶华去之何迅!

    四季在轮回里演绎着草木的兴衰更替,从惜春到悲秋,从萧索到绚烂岁岁枯荣。而人世间是否也有轮回?我的前世果真刻在三生石上?迷惘中任凭岁月流淌,在无奈中挥霍着华年,繁华到疏落,灿烂到黯然,凭岁月这把无情的刻刀雕琢着人生的沧桑。我们都希冀着有来生,有草木一样的轮回,妄想着用来世的珍惜来弥补今生的虚往。今生的华年早已成了长满苔藓的往事,记忆在悉数着逝去的流年里捡拾着旧年的残缺碎片。岁月可漂退它最初的色彩,却永远洗不掉它曾经的存在。无论你是叱咤风云还是庸庸碌碌,胸中都会有刻骨铭心的故事,让你一生无法释怀。

    又见村口那条小溪,曲曲弯弯低吟着亘古的曲调,从久远流淌到今天从未停歇。大地已在绿梦中醒来,稀疏的苦菜花用它的洁白点缀着略带萧索春日,春风里几株老柳轻摆着如烟的柳梢,旧日的衰草像在有意地遮掩着一座孤零的荒冢。我捧着刚采撷的苦菜花,轻轻地走到坟前,静静地树立,默默地吟着她女孩时的歌谣,“苦麻子开白花,你找婆家谁当家**”。

       一个久远的故事,发生在辽北的一座小村。

       村东头的碾道(北方原始的,通过碾压制米、造面场所)里一个稚嫩的少年,欲学村妇的样子将米压成面粉。他将米撒在了碾盘上,驴子拉着沉重的石磙子转了几圈后,他便抢在驴子前面,用筛面的箩收起碾碎的米,而那头讨厌的驴子,像是故意加快了步伐,在身后不耐烦的踩掉他的鞋子,拱他的屁股,忙乱中他更显笨拙,根本无法收起碾盘上已被碾碎的米粉。
       这少年便是刚从省城来乡下插队的我。正当我沮丧的一筹莫展,一个身着碎花旧袄的女孩,嘴里掩着笑声夺过了我手中的箩,轻松地收着碾盘上碾碎的米粉,她的手麻利地忙着碾盘上的活计,脚也在向前稳稳的挪动,与那驴子总是保持着安全距离。收进箩里的碎米,被她筛出细细的面粉,那娴熟的动作绝不逊于久持家务的村妇。我红着脸尴尬的僵在一旁,她那初现女人特征的身段,更为那利落的动作添彩。我痴痴地望着,望着这个扎着两个短辫子的乡下女孩。当她将一盆细细的面粉端给我时,我方回过神来。看着她那汗津津清秀的脸,满眼纯真,我道不尽的感激,一种莫名的好感油然而生,像是少男少女间的萌动。她腼腆地笑着说,“这活不是男人做的。”

    这个热心勤快的农家女孩叫做凤儿,与她的初识温暖了我心底的苍凉,仿佛生出了一种抚慰,可抚平我背井离乡的失落。
    世间万事像是冥冥中早就注定,凭你怎样也难跳出宿命的围栏。艰辛的岁月在磨砺着万物,几番寒暑春秋,我已不再是被驴子踩掉鞋的懵懂少年,一个带着几分英气的健壮青年正用勤劳与善良写着自己人生的花季。尴尬又甜润的初识深深的将根扎在心里,经年的雨露不失时机地滋润,爱的萌芽便破土了。
       一个月圆星繁的夏夜,月光皎洁如银,柳垂溪岸,与凤儿悄约村口溪旁。溪水泛着细碎的波光为我们轻声欢唱,微风轻摆着柳梢,我凝视着她羞涩清纯的脸,月光下她眸子里闪着晶莹的泪花。没有海誓山盟的表白,我将一朵苦菜花轻柔地插于她的鬓间,朴素洁白,幽香弥漫。四目相对,不再若即若离,那种暗暗的冲动竟如决堤的洪水,任凭宣泄。明月羞赧地朵在了柳梢后面,我们无邪的相拥,尽享初恋的纯真,两颗心跳成一个频率,那美好的意境不难想起“情切切良宵花解语”,忘不掉此刻的曼妙!于是,柔美皎洁为我们织就了一段锦,永远铺陈在我的心里,挥之不去。

    红尘里因果相牵。而缘是前世之续还是今生的偶然?我们相识相恋,坠入爱河。世间总是那么多的事与愿违,那是怎样一个棒打鸳鸯的年代?出身的差异便是一条深深的鸿沟,分离着相爱的人儿,家父的历史问题便成了无情的棍棒。凤儿那三天的泪水终未抵过特殊年代里政治与世俗的折难,我青涩的倔强是否也伤了她已被泪水湿透的心?
       翌年秋,当我行将踏上返城的路时,来到村口溪畔,垂柳下凝视着依旧的月光,却再也织不出那段锦,空将一段往事留在了溪边、留给了小村。
       我走了,带着失落与惆怅默默地离开了养育我数年的小村,将人生最初最真的爱恋永远藏于心底。
    流年里走过了多少山水,品着世间冷暖甘苦,总会在不经意间想起凤儿,往事犹如回放的电影,我们就像电影里的演员,在一幕幕地展现。记忆果真可以翻回到昨天,而今夕往昔,物是人非,早已回不去从前。
    岁月无情,人岂无情,悠悠二十余载总挥不去那场乡恋,月光如锦终难忘怀,苦菜花的幽香依旧,却再也无法插于她的鬓间。

       我将苦菜花轻轻放在她的坟前,悄声道,“凤儿,你好吗?我来看你了,我给你带来了苦菜花,知道你喜欢她的洁白清幽,那晚我只送你一朵,你便敞开了少女的心扉,将真情倾诉与我。今天我采撷了一捧送给你,请你再来告诉我,你那样勤快好强,怎没抵住可恶的病魔?你安卧于这寂寞的滩坡,目睹着四季的轮回,静听小溪的低吟,在静谧的夏夜里,野花含羞,月色皎洁,你是否会和溪水谈起花季时那段往事,与明月唠起我们心底的那段珍藏**。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