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万

积分

6

好友

1705

主题

发表于 2020-2-23 12:47:02 | 查看: 6557| 回复: 0
    《汉阴老父》(范晔)原文:
  汉阴老父者,不知何许人也。桓帝延熹中,幸竟陵,过云梦,临沔水,百姓莫不观者,有老父独耕不辍。尚书郎南阳张温异之,使问曰:“人皆来观,老父独不辍,何耶?”老父笑而不对。温下道百步,自与言。老父曰:“我野人耳!不达斯语。请问天下乱而立天子邪?理而立天子邪?立天子以父天下邪?役天下以奉天子邪?昔圣王宰世,茅茨采椽,而万人以宁。今天子之君,劳人自纵,逸游无忌,吾为子羞之,子何忍欲人观之乎!”温大惭,问其姓名,不告而去。
  《汉阴老父》译文:
  汉江南岸有一位老翁,不知道他是什么人。汉桓帝在延熹年间,南巡竟陵,经过云梦,抵达沔水,百姓没有一个不去看的。唯独一位老翁没有停下耕种的活。尚书郎南阳人张温感到很奇怪,便派人去问老翁:“大伙都在观看圣驾南巡的盛况,你却自顾耕作不停下来,是何缘故?”老翁笑了笑,没有回答。张温从车上下来,在田间行走百步,亲自找老翁交谈。老翁说:“我是个草野之人,听不懂这样的话。请问是天下动乱才设立天子呢,还是为了天下大治设立天子呢?天子应该像君父那样(关爱)天下百姓呢,还是要天下百姓像奴仆一样来侍奉天子呢?当初贤明的圣王在位,所住的房子用茅草作顶,用树枝作椽,却给普天下的百姓带来了安宁。如今你的皇上劳役百姓,自我放纵,放任游乐,没有顾忌,我真为你(有这样的皇上)感到羞耻!你怎么还忍心让别人都去看他呢?”张温大为惭愧,问老翁的姓名,老翁没告诉他就离开了。
999.jpg
  “汉阴老父”对皇帝不屑一顾
  公元164年,汉桓帝刘志南巡竟陵(今湖北天门市)。当时,荆州灾荒与动乱并发,人心惊惶不安。汉桓帝一行浩浩荡荡,所过之处备受骚扰。荆州百姓的苦,犹如俗话所讲的:屋漏更遭连夜雨,船破偏遇顶头风。
  由于汉桓帝随从众多,仪仗盛大,一路上总有许多民众看热闹、瞧稀罕。渡汉水时,场面尤冀壮观,两岸民众云集,汉桓帝和护驾的大臣不禁沾拈自喜。
  过汉水后,他们发现有一位老农还在田里埋头干活,对他们不理不睬。尚书郎张温觉得好生奇怪,派个小吏去问那位老农:“大伙儿都在观看圣驾南巡的盛况,你却在自顾自地干活,这是什么缘故”那位老农听了,只笑,不答,还是不停地干活,那个小吏只好如实回报张温。张温倒是个有心人,想要问出个究竟来,就跳下车去,在田间小道上走了一百来步,同那位老农攀谈起来。
  那位老农说:“我只是个乡巴佬,哪里明白您派人传话的用意?我倒要请问您:是因为天下混乱才拥立天子,还是因为天下清平才拥立天子;是天子应该做天下人的父母,还是天下人受苦受难去侍奉天子。我听说,古时圣王管理天下,自己住原木作椽、茅草苫顶的房子,万民安宁。现在您的皇帝让民众劳苦,求自身舒服,纵情逸乐,全无节制。我替您害羞,您怎么忍心要民众去观看呢?”
  老农的一番话,言少意重。张温无言以对,深感惭愧。张温猜测那位老农或许是一位品德高尚、见识超卓的隐士,于是动问他的姓名;老农好像没有听见似的,扛起耒耜,置张温于不顾,飘然而去。
  后来,张温向朋友说起这件事情,称那位老农为“汉阴老父”。汉阴,就是汉水南面。那时,楚地确实有一些不愿与腐败的朝廷同流合污的隐士。天下之治乱,不在一姓之兴亡,而在万民之忧乐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