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万

积分

6

好友

136

主题

发表于 2020-10-22 09:53:11 | 查看: 1847| 回复: 0
psc (2).jpg
  看烤鸭店购买枣木劈柴,一根根地堆放在店前,想起“陛下积薪,后来居上”这则俗语来。说的是在台阶上堆积劈柴,先码的在下面,后码的在上面。寓意指后起的超过了先前的。
  劈柴禾选用的是枯树木,树蔸子这些,劈柴是硬柴。俗话说,“除了劈柴无好火,除了郎舅无好亲。”昔日的农村,劈柴并非作为一日三餐的烧柴,煮锅粥,炒几个碗的小菜则用不上。劈柴多是在过年前,熬糖打豆腐用。
  房前屋后所栽的树“自死”了,把它锯后拖到台阶前,然后劈成柴禾。劈柴禾用的斧头有别于木匠的斧头,刃口较窄,另一头如同锤子,劈柴时方便好打铁钎。劈柴的斧头着一根米来长的木把,方言谐音称之为“zhua斧”。
  老沔阳方言中,把树干接近根部的部分称为“树蔸子”,树的根须由其扎入土里,树有多高,树根就有多长。挖树蔸子主要是为解决烧柴问题,劈好晒干后,要用就去拿。劈柴也是生产队烧土窑上好的燃料。
  挖树蔸子的工具有铁锹,砍刀。先把周围的土挖走,斩断旁根,寻出主根,再顺着主根往下挖,直到主根变细了,然后用砍刀斩断,树蔸就挖起来了,接着是回填树蔸坑。
  杨树、柳树的蔸很好挖,就一根主根,没有旁根,几锹下去就可挖起。如楝树、槐树、桑树这些,没有主根,全是盘根,挖起来就不是那么简单了。场子要开大些,而且挖得很深,即使是一根小根没有砍掉,树蔸子也难移出土。挖柴蔸是个巧活、也是个累活,把挖出的树蔸子抬回家也不容易。挖树蔸子还能挖出不少的蝉蛹和蚂蚁窝。
  劈柴禾时,首先把较长的树木用锯子锯成合适的长短,人们习惯以锯的宽度为宜。然后把木头竖起来,沿着木头纹理的方朝下劈。如果木头上有节巴,注意避开,一是不容易劈开,二是容易把斧子卡住。劈树蔸子,先易后难,各个击破,有时也要用到好几根铁钎,把树蔸子分成几大块,然后再劈成小块。
  “劈柴劈小头,问路问老头。”劈柴看似简单,但要做到心平气和,手眼一致。总的要领是斧头要握牢,关节要放松,气息要匀;劈柴不照纹,累死劈柴人,要顺着木纹劈,下斧头的点要看准。掌握好节奏,这样才能提高工作效率。
  那时的农村,也有专门为别人挖树蔸子和劈柴的人。如主家有五个树蔸子要挖,全挖起来劈好后,其中的二个树蔸就算是报酬了。
  我们村里有位老人,挖树蔸子和劈树蔸子,做出了名气。实际上,这劈柴农村里的男劳动力都会,有趣的是这位老人有一个相应的名字,他姓文,叫毕才。经人们一念,被讹化了,称之为“扪劈柴”,方言念扪(men),取腐朽之意。老人爱喝酒,时常用劈柴去槽坊换酒喝。
  我没有挖过树蔸子,但用树蔸子在冬天里烤过火。生产队把卖过树后的树蔸子分给各家各户,社员们忙里偷闲地挖回家,掏空泥巴,风吹日晒后,留作冬天烤火。那个时候的冬天,似乎比现在要寒冷许多,季节不到入九,北风刺骨,大地充满着逼人的寒气。
  把树蔸子抬进堂屋中间,用穰草点燃,一个树蔸子,可以烧上一整天。如烧不完,搬出去用水浇灭后,下次继续烧。那温暖的树蔸子,温暖的劈柴火,还有那跳跃的火苗,总令我生出许多温暖的回忆。
  想起诗人海子说的话,“从明天起,做一个幸福的人:喂马,劈柴,周游世界。”由此看来,劈柴也与幸福紧密相连。
  日月似箭,岁月穿流。劈柴的木香,袅袅的炊烟,永远饱含着人们难以言语的思念。如今,抽薪止沸的天然气,走进寻常百姓家,既方便又干净,谁还在烧劈柴,往日的情景只是残存在记忆里。
psc (1).jpg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返回顶部